看置顶!
——
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地方,爱活不下去,只有性。
——
未经允许所有内容站内站外皆禁止转载

【安雷】怨有来世(上)

这里兮九,叫我九九就好。

cp安雷,非典型皇骑pa

友情出演:卡米尔。

===
从星际中看,雷王星周围有着一层淡蓝色的、人眼几乎看不见的薄膜,却几乎刀枪不入。

那是雷王星引以为傲的防御系统,是现任的王雷狮开启的。

……

“卡米尔,老头子要完了吧?”彼时还是刚归家的三皇子雷狮,一边翻着手里的书,一边问。

他口中的“老头子”,是雷王星的王,上了年纪也开始疾病缠身,现在几乎躺在床上动弹不得。

曾经的雄狮已经虚弱到,连鬣狗都敢于上前放肆的地步。

“是的,大哥。”雷狮口中的卡米尔是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少年,黑发被帽子遮住大部分,露出一点额前耳后的碎发,碧蓝的眼中毫无波澜,沉稳得很,“王上的病无法治疗,最多四小时,必死无疑。”

如果被皇宫的医官听到什么“必死无疑”的话,一定又是一阵血雨腥风,可卡米尔并不在乎。或者说,他只在乎雷狮和一个人,那将他拖出深渊的人。
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管老头子叫王上了,卡米尔?”雷狮挑挑眉,他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称呼从卡米尔嘴里跳了出来。

“我那个哥哥也一定借着这个机会,在老头子面前好好表现了一番吧。”雷狮合上只是从头到尾快速顺着边缘翻了一遍的书,随意扔到一旁,“无聊。这书哪来的?一会儿扔了。”

卡米尔看着雷狮走了出去,捡起书放到一旁,眼中一片平静,跟了上去。

皇宫里,所有侍卫悄无声息的行走着,一路近乎死寂的气氛让雷狮皱了皱眉,嘲讽道:“这是一个个都哑巴了,呵。”卡米尔向上拉了拉火红的围巾,轻声回答:“王上病重,太子下令皇宫内禁止大声喧嚷。”

雷狮毫不在意的嗤笑一声,大步向前走去,无视一路上侍卫或惊惧低头或窃窃私语,“都是些没用玩意儿。”

好不容易是走到了皇寝殿外,雷狮不理会太子的人的阻拦,身后的卡米尔倒是直接把守门的两个侍卫生生用力压的跪倒在地。

“大哥是皇子,见到理应行跪拜之礼。”卡米尔这话倒是有些苛刻了,雷王皇室虽然明文是见到皇室之人应行跪拜之礼,可不成文的规矩却是只有见到王才需要行跪拜之礼,面对皇子只需躬身。

雷狮看了看卡米尔,没说什么,走了进去。卡米尔同样没想过要解释什么,也跟了进去。

“是。”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沉寂的空气,在王塌前,有人单膝跪地,行了骑士礼。

“交给你了……”王看着他,似乎想努力勾起一个笑,最终只能无奈的阖上嘴,“都交给你了……”

塔楼上的钟沉重的响了三声,传遍了雷王星各个角落。所有人都朝着西方跪拜,所有人都知道,他们的王死了。

当雷狮走进寝宫时,就看到已经死亡的王,依然跪在塌前的骑士,和站在一旁的太子。

“我亲爱的弟弟,你怎么来了。”似乎是王位势在必得,太子的语气轻松无比,甚至带着笑意,“父王三日后会下葬,到时候再来祭拜就行。”

“呵,皇位还没到手呢,你也太自满了吧,太子。”雷狮站在太子的对面,没了先王的牵制,两人的和平假象瞬间消失,所有人都低下头,不敢看两位皇子的针锋相对。

“哟?雷狮,你还不知道————”太子笑着接过那名骑士手中捧着的遗诏,缓缓打开,话瞬间掐断,把诏书向前一扔,“这怎么可能?!”

卡米尔捡起诏书递给雷狮,后者扫了一眼,笑了,“你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吧?在老头子心里,你算个什么。”

传位人,赫然写着三皇子雷狮的名字。

先王还是对这个母亲被害死的儿子怀有一丝愧疚和补偿之心。可惜,雷狮不需要,甚至厌恶。

虽然话是这么说,可雷狮觉得老头子这个决定对极了————他看见太子仪态尽失抓狂的样子,轻蔑的笑了笑。

“你是谁?”清走了失魂落魄的原太子殿下,雷狮看着一直跪在一旁的人问道。

卡米尔上前一步,“大哥,这是第一骑士团团长……安迷修。”语气中有着不易察觉的一丝尊敬。

雷狮自然能听出那种尊敬,他莫名觉得有些不舒服,看着安迷修,绕着他走了一圈,问:“安迷修……你有什么能耐?我不需要无能的人。”

安迷修抬头,一双碧绿色的眼睛仿佛宝石般璀璨,“在下……最后的骑士,安迷修。”

“愿为吾王出生入死。”

雷狮看着面前的骑士,一身白色的软甲,腰间佩双剑,一蓝一黄。他问道:“佩双剑?第一骑士团?”

安迷修点点头。雷狮沉默着站了一会儿,转身离去。

“你回去吧。卡米尔,我们走。”

……

三日后,雷王星三皇子加冕为王。

“陛下,您该去阅读预言之书了。”卡米尔提醒。雷狮看着他,有些疑惑:“预言之书?”

“皇室每代的王都会去阅读预言之书,这会显示一个和王最亲近之人的一件事。”卡米尔和雷狮解释,看着他这若有所思的大哥,把围巾向上拉了拉,“陛下,您也该去了。”

“别叫我陛下,还叫大哥就行。”雷狮皱着眉,显然很不愿听到这个称呼,“那……预言之书在哪里?”

“应该是在……”卡米尔犹豫了一下,“在……密室。”

皇宫密室。

“就是这玩意儿?”雷狮看着面前甚至还落着灰的厚厚的书,不屑的哼了一声,“这还有效吗?”

卡米尔站在门口,因为皇家的禁制,他进不来这间密室,只能守在门外,“大哥,您要把血滴进去。”

雷狮听了也没说什么,用随身带的匕首把手指割开一个小口子,血珠滴了下去,那本书竟然自动打开,泛出莹莹蓝光。

“诅咒身亡,战死沙场?”雷狮看着这没头没尾的八个字,连名字、时间地点都没有显示,他差点笑出声,可脸上的表情告诉卡米尔他根本不信。

“和我亲近的不就是你吗,卡米尔,”雷狮走出密室,看着卡米尔,“战死沙场……你会中诅咒吗?”

卡米尔顿了顿,摇摇头,“大哥,我不会的。”

雷狮向外走去,“这书也不准啊。”不再想这些,新皇要处理的事很多,他没那么多的时间。

卡米尔在他身后,沉默的提了提围巾。

“陛下,十点半到十一点半是与先王臣子的会面,您该准备出发了。”安迷修站在地道外,看见雷狮和卡米尔出来了,恭敬的行礼。

雷狮看着这个第一骑士团的骑士,说不烦那是不可能的。但人家也只不过是尽一个职责而已,也不好说什么,雷狮走了出去,敷衍的应了一声。

安迷修看着已经走远的雷狮,在后面低声问卡米尔:“……他还好吗?预言了什么?”

卡米尔摇摇头,再次拉了拉围巾。

安迷修有些无奈的笑笑,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“诸位要是没有个解决的方法,不如在这殿外站上几天几夜吵吵?”远远的听着殿前有人在吵闹,雷狮本来就因为预言的事头疼,现在觉得头更疼了。黑着脸看着慌张给他行礼的大臣,雷狮冷笑一声:“继续吵?诸位愿意让人看这市场似的热闹,继续啊。”

这时候谁要是继续,会被斩首的吧。或者更惨,灌铅是这位新王最喜欢的处罚方式了。

于是,大臣们选择噤声,而雷狮侧倚在王座上看着低头的人。

无聊。

“陛下……臣以为……应当派人率领军队,前往暴动区平定内乱。”一个人终于还是站了出来,额头紧贴手背,脸上有汗珠滑落,“暴民理应武力镇压,雷王星永远只有您一位王。”

雷狮笑了一声:“这话我倒是愿意听。派谁去?前些天听说内臣阁下的大公子满了十八,还取得了武赛第一的荣誉,不如让他去?”

声调一句扬的比一句高,显然很不满意。

内臣阁下暗自叫苦,他家的二世祖什么德行他岂会不知?左不过是花了些钱理了理关系,硬给套上个名头好听点而已,起码不是个不学无术的了。

T.B.C.

同样是之前的短篇改了改放出来一部分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