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18目录看置顶!
——
I had been loving you since we together and forever,babe————给所有愿意点开简介看我胡扯的人(。
——
这里兮九,叫我九九/阿九随意
——
感谢关注
——
未经允许所有原创文章图片站内站外皆禁止转载

【安雷】不可及(上)

这里兮九,叫我九九就好。

cp安雷,非典型皇骑pa

原作+非典型皇骑pa,AE结局

===
凹凸星疯狂传着一个最新消息: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了,对,就是大赛第四和大赛第五在一起了。

有人看到他们接吻,有人看到安迷修和雷狮海盗团并肩走,但这都不重要。

————丹尼尔只是点点头,并没有给裁判球们任何指令。

————观战席上的雷王星太子殿下意味不明的笑了笑。

……

事实上,虽然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可他们并没有见过几次。

他们还是各过各的,只有在见到时才会感觉到情侣之间的温情来。

这就导致了当安迷修再次见到雷狮时已经是另一场比赛了,后者正靠在树上大口喘息着,不难看出他很愤怒,也很烦躁。

他身上还带着血,雷神之锤被他扔在一旁地上,白色外套在腹部的位置被染成红色,脸上也是一片血污。

安迷修收起双剑————现在的雷狮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威胁,更何况他们已经很少兵戎相见了。他走近,才看清雷狮的脸。而同时,他心一惊,脚步顿住了。

……雷狮的左眼空洞,从中流下的血液染红了半张脸,才缓慢的滴落在地上。

安迷修或许知道雷狮为什么这么……狼狈,从积分榜上,雷狮的积分增加了不知几万,而卡米尔的名字,消失在排行榜上。

安迷修并不惊讶,甚至他能预料到,卡米尔绝对会为了让雷狮赢得大赛,而选择自我了断————毕竟这样一来,雷狮的积分瞬间直逼格瑞和嘉德罗斯,差的那一点只要杀几只妖兽就可以了。

但安迷修想不到为什么雷狮会伤成这样,简直比被嘉德罗斯用过的训练场还糟糕。

“雷狮?”安迷修整理好心情走上前,伸手在他的左眼前晃了晃,果然一点反应也没有————或者说他已经猜到了,只是不愿承认罢了。

雷狮左眼看不到了,是永远。

一头野兽能让人避而远之,可若是一头重伤的野兽呢?

安迷修觉得把雷狮弄伤的人一定很厉害,至少是能让雷狮毫无还手之力的那种,比嘉德罗斯还要强大————毕竟雷狮不是会在受伤时躲都不躲任由对方毁了他的眼睛的人。

只有实力的绝对差距,才能把雷狮逼成这样。

这一场比赛是所谓的【不见血】【不见敌】【不见杀戮】的拖延战,但其实就是把他们扔到一个毛都没有的地方,没有了野兽或地形的变化,但也没有物资,让他们遇到其他参赛者时自相残杀罢了。

能活到最后的,才有资格继续下去。

不见血?的确是,只要你有本事,就能谁也不杀,也不被谁杀。

不见敌?的确是,只要你命好,在没了野兽也遇不到自己的敌人时你就能通关。

不见杀戮?的确是,只要你不杀任何遇到的人,其他人也不打算杀你,直到获得晋级资格你也不会开始杀戮。

的确是三不见,但这怎么可能呢?就连安迷修都杀过人、凝晶流焱都沾过血,别人怎么可能做的到?

安迷修从积分商店买了正常用的医疗箱,想暂时先简单的给雷狮包扎,小心翼翼的撕开几乎黏在血块上的衣服,却发现无从下手。

撕开了黑色的紧身衣,安迷修才发现雷狮并不只是看到的那样。正相反,他身上伤口非常多,切口非常小,却也非常深。

安迷修以为的腹部被什么击中了,其实是无数个小伤流的血汇成一片,造成的错觉。

“……雷狮你怎么搞得?”安迷修皱着眉问了一句,却没得到回答。他看着雷狮,后者的右眼半睁不睁,显然昏昏欲睡。

“雷狮?!雷狮你不许睡!”安迷修有些急躁,雷狮在看到他的瞬间就倒下去了,似乎之前勉强站着只是为了等安迷修。

雷狮似乎听到他的话了,他扯扯嘴唇,咧出一个疲惫的笑容。下一秒,他彻底昏迷。

……

……这是哪里?

雷狮恍惚的睁开眼,看到能晃死人的吊灯和双层的天花板。

……是安迷修家么?

他试着动动身体,却被浑身绷带和从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和疲惫限制住无法动弹。

“……”雷狮逐渐清醒,他眯起眼在头部能活动的范围里转转眼睛,看了看四周,最后从花瓶的装饰上看出这是在雷王星皇宫。

……可是,安迷修是怎么知道雷王星皇宫的,而且,他们不该是在凹凸大赛么?

雷狮轻而易举的认出这个自己曾经待了十几年的地方,毕竟这里是他的寝宫。和熟悉感一同传入大脑的,是对安迷修的疑惑。

正在他胡思乱想时,有人推门进来了,是他那个时刻都在想着怎么弄死他的‘好哥哥’,雷王星太子。

“弟弟你可真是的,把自己弄得一身伤。”太子还是温和的语气,但谁都能听出来其中的得意。

雷狮皱眉,嘴上毫不客气:“是吗,我还以为那些杂碎是你派来的呢。”

如果说平时,太子早就生气了,可今天他只是笑了笑,似乎很宽容一样……又似乎观赏了一出好戏。

“弟弟这么想我,我可就真的要伤心了。”太子殿下指了指门外,一脸的无辜,“外面还有人在等我,我就先走了,你可要安心养伤啊。”

“毕竟是安迷修送你回来的。”笑的不怀好意。

雷狮眼神一冷,看着太子的眼神宛如刀锋,让后者停止了出门的动作,转头看向他。

“安迷修————他在哪里?”雷狮问。他想问的不止这些,还有安迷修为什么知道皇宫的位置,安迷修为什么知道他皇子的身份……很多很多。

太子殿下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,装了副十成十的好人样:“噢,对了。那个大赛第五是吧——他死了。”

太子说完,无意识的向后躲了一步。下一秒,雷电从天而降,刚好打在刚刚太子站的位置。

离开了凹凸星,可大赛还没结束,他还是参赛者中的一员,元力并没有被回收。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雷狮看着太子的目光像是看死人一般平静。

太子眨眨眼,刚想说什么,却响起敲门声,还有一个雷狮非常熟悉的声音,“太子殿下,您该离开了。十分钟后行政长阁下就要到了。”

“这不就来了么。”太子的笑容在雷狮看来从未如此刺眼。他拉开门,门外是一身白衣的安迷修。

安迷修穿着雷王星标准的骑士装,腰间佩着凝晶和流焱,左胸口雷王星勋章的流苏挂到了右肩,长衣的扣子一丝不苟的扣到了最上。

“安迷修————”雷狮看着安迷修,安迷修也看着他,眼中情感之复杂让他不由得心惊。

安迷修只看了他一眼,就把目光转向太子,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仪,还是那种温和的口吻,把话又重复了一遍:“太子殿下,您该离开了。十分钟后第一行政长阁下就要到了。”

雷狮看着太子,眼神冷的能冻死人。他问道:“什么意思。”

太子没让正单膝跪地的安迷修起身,倒是兴致勃勃的回答了雷狮,不难看出他心情非常好,“对了,弟弟你离家早,可能还不知道。安迷修的师傅是父王的骑士长,他死后父王不想再有骑士了,就把第一骑士团交给我了。现在安迷修是我的骑士长。”

“正好凹凸大赛到了,反正我也没什么需要的地方,就让他去参加凹凸大赛了。”太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雷狮,似乎想从后者脸上发现类似于痛苦失望的情绪,但很可惜他并没有如愿。

雷狮只是看着安迷修冷哼了一声,又躺了回去。明显是不想搭理他们。

“安迷修,我们走了。”太子失望的撇撇嘴,叫着安迷修。后者起身时看着依然闭着眼的雷狮眼神一暗。

“安迷修。”安迷修回头看了看,却只看到依然闭着眼的雷狮。他觉得可能是自己幻听了,也没在意。

他们走后,雷狮睁开眼,口中喃喃:“安迷修……”

……

或许是因为元力技能还在,雷狮短短几天就恢复正常。他找上安迷修,后者正在捧着本相册不知想什么。

“……安迷修。”雷狮站在他身后,但后者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让雷狮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已经睡着了。

安迷修合上相册,“三皇子殿下。”下意识的行礼被雷狮拦下了,他看着安迷修,有些怀念几天前还会和他畅快淋漓打架的那个安迷修,“行什么礼?前几天不还叫我恶党呢么?”

安迷修抿抿唇,在雷狮的角度看到他似乎是苦笑了一声,又或者是什么:“安迷修,你师父是怎么死的?”

安迷修一僵,手猛的攥紧。他垂下眼回答:“师傅曾经是第一骑士团团长。当年……”

当年,亲王自立为王,现任国王派第一骑士团率领一部分军队应战。他的师傅因为急于平定叛乱,没鉴定出消息的真假,率领第一骑士团到一个地方作战。

但实际上,那里只分出了一部分人作为诱饵,大部队已经去打留在军营驻守的将士了。因为没有师傅指挥,军队差点全军覆没,还好最后他的师傅发现不对,撤军,才返回大本营。

回城后虽然赢了仗,但大家都说是第一骑士团反叛了。国王和他师傅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起长大的,知道他不可能有异心,也就控制了流言蜚语。

国王也知道师傅重情义,所以答应他不杀第一骑士团。可私下还是派人抹杀了第一骑士团其余人。师傅知道后就一病不起,最后死了。

国王得知师傅死了的消息也没什么过激表现,只不过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过国王的骑士团了,第一骑士团顺位交给了太子,而他则代替他师傅的职位成为了第一骑士团团长……

“没什么。”安迷修讽刺的笑了笑,“一身忠心最后没得到好的回应而已。”

雷狮看着他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“……安迷修,要和我回去吗?”

T.B.C.

很久以前写的了,翻出来改改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兮九°欠了两百篇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