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置顶!
——
在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地方,爱活不下去,只有性。
——
未经允许所有内容站内站外皆禁止转载

挂至冬初可能是第一个正文一个字没有全是片段的文章了

“安迷修,你到底喜没喜欢过我?”布伦达笑着,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,“你他○的床头柜里装的全是镇定剂和向导素,我们可是契合率98%的伴侣啊?!”

安迷修看着他,没说什么。听够了墙角看够了戏的巴尔丁从墙角走出,揽上布伦达的肩膀。

“怎么了,又惹到三殿下了啊,安迷修。”巴尔丁调笑着蹭了蹭向导敏感的脖颈,眼中闪着青色的光,“安迷修呀,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三殿下呢,是吧?”

布伦达一颤,一声声‘三殿下’更是让他面色苍白如纸。

【“您决定了吗,三皇子殿下。”】提灯人献上一束火焰。

【“I wanna all.”】从未改变过得回答,燃烧着灵魂的双眼,和手心深入骨髓的伤口。

【“那么,如您所愿。”】提灯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。

评论(3)
热度(7)